厦门股票配资www.xuyangting.com 洛阳共享单车哪去了?城管扣押5万辆 曾让企业高价买服务


admin| 更新时间:2020-03-13 23:08|点击数:未知

复工复产正当时,保障出行本该是一项重要工作。但最近在河南洛阳,民众出行“最后三公里”却遇到不小的难题:共享单车不见了。

曾经遍布洛阳街头的共享单车去哪了?消失的共享单车是不是和ofo小黄车一样,自身经营出现了问题?会不会再度出现用户挤退却退不回押金的情况?

3月10日,时代周报新媒体记者接到爆料,原来是洛阳市城管局扣押了3家企业、共计超过5万辆共享单车。9日,该局还召开“洛阳市中心城区共享单车经营企业入围项目评选会”,评选出未来两年唯一一家可以在洛阳市中心城区提供服务的共享单车企业。

未入围的其他共享单车企业被要求10日内撤离洛阳,这意味着这些企业此前在洛阳的投入将失去作用,而且未来两年时间,700多万洛阳人只剩下一家共享单车可以选择。

他们中的相当一部分人,近期可能还会遭遇无车可骑和退费、换平台等诸多问题。

复工者一车难求:共享单车去哪了?

西晋太康年间,文学家左思殚精竭力写作《三都赋》,文章发表后大受欢迎,时人争相抄写竟致纸价飞涨,满城一纸难求。这件事最终给我们留下了“洛阳纸贵”的美谈。

两千年稍瞬即逝,当时间来到2020年3月,洛阳街头再度出现了类似的一幕。然而这一次事件的主角,却变成了人们日常出行常用的共享单车。

“几乎一夜之间洛阳的共享单车都不见了,一车难求。”一位洛阳市民对时代周报新媒体(Timeweekly)记者讲道。全国疫情还未完全结束,零接触的共享单车本来是上班路上的最佳选择,但现在他不得不冒更大的风险乘坐公交车出行。

发现共享单车失踪的洛阳市民不止一位。其实早在今年2月底,就有网友发微博称洛阳的共享单车“没有了”,并戏称它们“全都被隔离了”;也有人疑问是不是共享单车企业的自身运营出了问题。

对700多万洛阳市民来说,共享单车是出行“最后三公里”最便捷的交通工具之一。尤其是在新冠疫情接近结束、复工复产被提上日程以后,与地铁、公交车和出租车等交通方式相比,接触更少的共享单车就成了民众短距离出行的最佳选择。

偏偏是在这样的当口下,曾经遍布洛阳街头的共享单车不见了。它们去哪了?

3月10日,一名不愿具名的知情人士向时代周报新媒体(Timeweekly)记者透露,洛阳市城市管理局以随意停放影响市容、消毒工作不到位为由,于近日扣押了该市3家共享单车企业、共计超过5万辆的共享单车。目前,这些单车被集中运送至城郊城管局下辖的某处停车场,“堆积如山”。    被扣押的共享单车

此前一日,洛阳市城管局刚刚召开了“洛阳市中心城区共享单车经营企业入围项目评选会”。会议采用“N选一”的方式,从多家共享单车企业里选出了未来两年唯一一家能够在洛阳市中心城区提供共享单车服务的企业,其他企业则被要求退出洛阳市场。

洛阳人口多达700万人,居民选择的共享单车品牌因人制宜、不一而足,为什么只能是唯一一家?给居民带来出行和退费等难题的背后,洛阳市城管局出台这项政策的依据又是什么?

走,抑或“购买服务”

其实在这次会议召开前,洛阳市城管局已经向市内多家共享单车企业发去招标邀请函。

邀请函称,鉴于在洛互联网租赁自行车(即共享单车)在此次防疫期间曝出的一系列问题,城管局决定通过公开招标方式选择一家管理规范、信誉良好的共享单车市场。

唯一一家中标的企业能够在未来两年内,在洛阳中心城区投放自有自行车6万辆、电动自行车2万辆。未中标的其他共享单车企业,则被要求在招标结束后10日内撤离洛阳市场。    招标邀请函

据神都网报道,3月9日有多家主流共享单车根据邀请函要求的“企业管理 环卫工人协助”模式,提交了各自的方案。所谓的“企业管理 环卫工人协助”,到底是什么?

上述知情人士对时代周报新媒体(Timeweekly)记者表示,“企业管理 环卫工人协助”模式是洛阳市城管局于2019年12月提出的共享单车管理方案,这个方案要求多家共享单车企业以购买环卫服务为名,与城管局指定的第三方企业河南控尘环保科技有限公司签约,分别认购洛阳市6万辆自行车、2万辆电动自行车的投放数额。

投放资格对应的购买环卫服务,资料显示,总计8万辆共享单车对应的购买费用为105万元/月。粗粗算下来,共享单车企业一年认购的环卫服务费用,就超过了1200万元。

“当时几家企业都只报备了认购数额,最后都没有跟指定第三方签约。”知情人分析,当前共享单车行业多家企业大都处于收支基本平衡的经营状态,难以承担一年1200万元的认购费用,因此并不乐于签约。    左:企业报备单,右:城管局告知函

2020年1月21日,洛阳市城管局就给共享单车企业下发告知函,要求未按时完成签约的企业于2月10日前自行收回共享单车,2月10日后城管局将强制清运未收回的共享单车。

上述告知函并未明确提出企业消杀不到位的问题。实际上,疫情发生后洛阳市多家共享单车企业均按要求制定了各自的防疫消杀方案,并且按要求定期向当地住建、城管等部门汇报各自的消杀情况。

3月11日上午,时代周报新媒体(Timeweekly)记者采访的两位法律人士表示,洛阳市此举有行政干预之嫌,“不符合《反垄断法》的有关规定,既不利于国计民生,也不利于市场发展”。

借疫扣车被批懒政,“N选一”依据存疑

以防疫消杀不到位为由扣押5万辆共享单车,要求企业1200万元购买环卫服务,以换取共享单车投放的资格。洛阳市城管局的这项政策,在最近几天引起不少媒体的关注。

人民日报客户端在3月10日发布评论文章,将洛阳市借企业防疫消杀不力而扣押车辆的做法斥为懒政。在这篇文章的评论区,不少网友表示赞同;也有网友对这项政策的依据提出质疑。

根据《反垄断法》第37条,行政机关不得滥用行政权力,制定含有排除、限制竞争内容的规定。北京国舜律师事务所主任律师、丁丁律师创始人林小建表示,“N选一”要求未中标企业撤出市场,对共享单车企业是不公平的,也破坏了市场规则。    招标评选会现场

北京隆安律师事务所李维强律师认为,洛阳市城管局此举有行政干预之嫌,既不利于国计民生,也不利于市场发展。“行政法的基本原则是法有明文方可为,交通运输部此前出台过《关于鼓励和规范互联网租赁自行车发展的指导意见》,洛阳城管这种做法相当于在此基础上加码,后果是造成行政性垄断和不正当竞争。”

洛阳市城管局制定这项政策的依据是什么?根据相关共享单车与该局指定的河南控尘环保公司未签署的外包协议,两方合作的基础是“洛阳市城市管理委员会办公室印发的《市区道路保洁人员参与共享单车管理工作实施方案(试行)》”。

这一方案是否就是上述知情人士提到的“企业管理 环卫工协助”方案?同时,此次招标会结束后是否按规定公示了中标方案的具体内容?

11日下午,时代周报新媒体(Timeweekly)记者致电洛阳市城管局咨询上述事宜,但该局官网公开的联系电话未接通,该局主要负责人的电话接通后也表示不便接受采访。

至于第三方河南控尘环保科技有限公司,天眼查显示,其经营范围包括垃圾清运、绿化养护、城市道路及公共设施清洗保洁服务;城市生活垃圾清运等。该公司此前曾与洛阳市涧西区等多个市区开展控尘防尘合作。    河南控尘环保公司及其关联公司

但这家公司是通过什么方式,成为了洛阳市城管局指定的共享单车外包公司?由于上述沟通问题,原因无从得知。

值得注意的是,河南控尘环保科技有限公司法人代表、总经理张俊,同时也是洛阳市多家企业的法人和高管。这些企业的名称大多出现了“军择”两个字。

领英LinkedIn名片显示,洛阳军择商贸有限公司总经理张俊,2004年-2008年就读于中央党校,专业是法律,学位为学士。

(文章来源:时代周报)

(责任编辑:DF529)

2019年12月28日,第十三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十五次会议审议通过了修订后的《中华人民共和国证券法》,并宣布,新法于2020年3月1日起施行。

近日,深圳市惠程信息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惠程科技,002168.SZ)发布了2019年年度业绩快报公告,2019年营业总收入为10.92亿元,比上年同期下滑42.45%;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1.35亿元,比上年同期下滑59.88%。

Powered by 厦门股票配资www.xuyangting.com @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

Copyright 站群系统 © 2013-2028 中信e配 版权所有